《遥远的救世主》中,有一个片段:

在格律诗公司被乐圣公司起诉赔偿六百万,并且与乐圣公司谈判无效后,自认为打官司毫无胜算的三个小股东(刘冰、冯世杰、叶晓明)经过简单商讨决定退股,于是连夜找到大股东欧阳雪,欧阳雪无可奈何只能将三人的股份全买下来。

随后欧阳雪和丁元英邀请好友肖亚文代理这件官司。在一次欧阳雪和肖亚文的聊天中肖亚文得知,欧阳雪心不在格律诗公司,也不想管理这家公司,想如果答应官司了就找人来接手这家公司。恰好肖亚文有心想接管这家公司,于是两人一拍即合,欧阳雪同意了将公司转让给肖亚文来管理。

但是欧阳雪有一个善良的出发点:如果官司打败了,自己承担这个失败和亏损。所以,她提出,如果官司打赢了,再把公司转让给肖亚文。作为好朋友,欧阳雪不想在这个没有结果的时候,把这么大的风险嫁接给好友肖亚文。

这个时候,肖亚文提出了自己的观点:如果等官司打赢了再转让给我,我就不要了。我就是要在官司还没打之前接手,因为这个打官司的存在的风险,就是我的机会。

相比起刘、冯、叶三人的行为,肖亚文更看重风险所带来的机会。而刘冯叶三人虽然只是股份很小的三个小股东,却依旧不愿意承担这份可能的风险。当然,这也跟他们并不明智的眼光有关系。

刘、冯、叶三人在没有多少钱的情况下,能跟欧阳雪这个大股东搭伙做起格律诗这个公司,全靠背后丁元英的运筹帷幄。

事实上,代表着强势文化的丁元英,当初用逆向思维筹划这家公司的时候,就计算好了在这个时间点要打这场官司,而且做好了必胜的把握。但是丁元英为什么没把计划中就要惹起这场官司的计划告诉众人,其实这就是对他们的考验,而这份考验对他们来讲代表着风险,而这份“风险”,正是给他们的机会。

很可惜,代表着弱势文化的刘、冯、叶三人,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。而肖亚文很好的抓住这次风险(把握机会),提出要买下股份接管公司,并给出“这里面的风险就是我的机会”这个思维。

风险=机会。

自己才是自己的那个“救世主”。

熟悉我的朋友可能会发现,我近期在慢慢涉足机票旅游行业。为什么呢?

因为我跟一个亦师亦友的师兄合作,他投资了我的公司,我投资了他的公司,在“抱团取暖”。当然,我原本自己创业的公司业务没有改变。

在中国时下“疫情这么严重”的情况下,我为什么还选择了投资这个机票旅游行业呢?选择了这行业,在部分人看来全是风险,有人觉得我脑子瓦特了。

  • 一方面,鸡蛋不能总放在一个框里装;
  • 另一方面,疫情总有消散的一天,管制总会放松,旅游行业会慢慢复苏。

现在入局的这种风险,正是我的机会,即使失败的可能性很大。这个机会就相当于,陨石撞击地球之前,地球是恐龙主宰的,其他生物没有机会。陨石撞击地球后,虽然地球一片狼藉,但是正是这片狼藉、这个危险,给人来统治地球带来了机会。

风险即机会,不管在商业里、在股市里、还是在不为人知的生意门道里,都可以这么形容。这,其实就是一种强势文化

强势文化是什么?简单通俗来讲,就是以

“ 

一、遵循自然规律来做事,自己才能救自己

的思想,进行生活和商业活动。

而弱势文化,就 

“ 

不看或看不透自然规律,坐等救世主,一切以依靠别人为主

的思想。

中国有一句老话: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。这其实也是一种弱势文化的体现。

强势文化造就强者,弱势文化造就弱者,这是自然规律,也是道。

神即道,道法自然,如来。

这是对《遥远的救世主》这本书起这个标题最好的解释。不管是强势文化的丁元英,还是弱势文化的刘冰,他们的救世主很遥远:

  • 强势文化的救世主是自己。以丁元英为案例,他的思想里“救世主”就是他丁元英自己,而他也已经能够自己救自己,但依旧很“遥远”。因为这不是与生俱来的,丁元英也经过用心的经营知识和大脑、经营人脉、经营自己的哲学修养,换取来的属于自己的“救世主”。而这个遥远,源自于他还在不断地学习提升自己。
  • 弱势文化的救世主是他人。以刘冰为案例,他思想里的“救世主”是丁元英,也就是所谓的“出门靠朋友”。但这很遥远,因为真正能救刘冰的“救世主”,是刘冰自己。而刘冰想要成为自己的救世主,必定要完成思想观念的转变。而这,在这个思想固化的刘冰的脑子里,并不存在。所以,这个“救世主”,非常遥远。

《遥远的救世主》最后,丁元英要离开古城之前,跟刘冰见过一次面,送给他一句话:你行,你才有机会;你如果不行,去到哪都一样。

这是强势文化的体现。

我们都指望有“神”来帮助自己,来成为自己的“救世主”。

用强势文化来解释,世人眼中的“神”,其实就是道,是大自然规律,万物发展的规律,所谓道法自然!如来,是佛教用语、佛教思想,是对大彻大悟者的尊称,是开示真理,也是对万物发展规律的总结。

神即道,道法自然,如来。

一句话,融合了道家思想和佛教思想的精髓,又巧妙地用强势文化,完成了对《遥远的救世主》这本书起这个名字的解释。

林浩楠

2022年08月26日 00: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