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·认知

    286

前几天有前辈问我一个问题:如果现在有人给你出60万的学费让你去长江商学院,你去吗?

问完,还没等我开口,他自己先回答了这个问题:如果是我,我不会去。因为自己出不起60万长江商学院学费,意味着自己的财力、公司规模、认知、圈层等方面,还达不到那个层次,去了也没用。

然后前辈还举了一个例子:能够自己花60万去长江商学院上课的那些老板,一个饭局就几千几万的,自己没有那个财力即是有人帮忙出了60万学费,去上课了连跟人吃个饭都吃不起,怎么跟人家玩。

MpF18ZPrmm3oAzrU.png!thumbnail?accessToken=eyJhbGciOiJIUzI1NiIsImtpZCI6ImRlZmF1bHQiLCJ0eXAiOiJKV1QifQ.eyJleHAiOjE2ODQ0NzU1OTUsImZpbGVHVUlEIjoiNDdrZ016YmxkWlQ4T2QzViIsImlhdCI6MTY4NDQ3NTI5NSwiaXNzIjoidXBsb2FkZXJfYWNjZXNzX3Jlc291cmNlIiwidXNlcklkIjozMDg1N30

这是典型的传统认知:圈子不同不必强融。

其实我并不想直接回答这个问题。凡事有利有弊,如何取舍,看人怎么趋利避害。这是一种智慧。

看过很多关于草根逆袭的干货,其中我比较认可的方法,

第一条就是突破自己的认知。

人与人之间最本质的差别也是最大的差别,就是认知的差别、思维方式的差别。

但这是内因。强大了自己,想要草根逆袭,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属于外因,那就是跟对了人。

所谓圈子不同不必强融,我认为有个前提,那就是“自己不行”。认知半径和能力半径达不到高层次圈子的人的水平,那这种情况下,圈子不同而强融,可能会反噬。

前段时间我在黎远会长的启发下写了一篇文章叫《人的驱动模型》,分析的就是关于人的认知、能力和行动的两种不同模型对人造成的影响。感兴趣可以回看这篇文章,这里不再赘述其内容。

7ZNX7diqQszHYhuG.jpg!thumbnail?accessToken=eyJhbGciOiJIUzI1NiIsImtpZCI6ImRlZmF1bHQiLCJ0eXAiOiJKV1QifQ.eyJleHAiOjE2ODQ0NzU1OTUsImZpbGVHVUlEIjoiNDdrZ016YmxkWlQ4T2QzViIsImlhdCI6MTY4NDQ3NTI5NSwiaXNzIjoidXBsb2FkZXJfYWNjZXNzX3Jlc291cmNlIiwidXNlcklkIjozMDg1N30

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。在自己认知半径和能力半径足够大的情况下,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
草根逆袭的第二条方法就是,跟大佬混,跟对人。

这个时候如果“有人愿意帮我出60万去长江商学院”这个假设成立,那么:

这就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自己靠近优质圈层的机会。那么至于如何趋害避利,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坦诚相待——

这里面唯一的“害”,应该是,自费花60万来长江商学院上课的,都是有财力支撑的。在上课这段期间里出去饭局随随便便一顿饭几千几万。而“我”是别人帮出学费来上课的,可能吃不起这种饭局。

这个饭局,“我”可以不参加,这个时候跟人家坦诚相待。然后,别人知道了自己没有这个财力,知道了自己是别人帮忙出60万来上课的。

这是一个双向筛选过程,如果这个圈层里面有人因为你是别人出学费来这里上课的,而看不起你、不愿意跟你交朋友,那么这种人我也可以直接pass掉。

不解释。

这里面还有另一个底层逻辑很多人没考虑到:为什么有人愿意帮自己出60万去长江商学院上课?

证明这个人可靠、最少值60万,有人愿意在其身上投资至少60万,凭这点,足够去这个优质圈子里混了。至于那些看不透这一个底层逻辑的土老板,可以无视。

是金子,总会花光的,但前提是你得出去接触高质量圈子,才有可能发光并被人看见,才有可能遇到伯乐。

消息盒子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# 您需要首次评论以获取消息 #

只显示最新10条未读和已读信息